如何将“掌握性学习”引进课堂

摘要:如今教育中最受欢迎的话题之一便是掌握性学习——一种课堂进度应与每个学生的学习进度相匹配从而确保学生们能真正掌握所要学习的内容的观念。

如今教育中最受欢迎的话题之一便是掌握性学习——一种课堂进度应与每个学生的学习进度相匹配从而确保学生们能真正掌握所要学习的内容的观念。

但是,要向教育工作者展示实践中的掌握学习是怎样的却很难,因为它并不按照传统的教学进度时间表。也就是说,如果有学生还没有掌握所要学习的内容,那么这个班级的其他学生就都无法继续学习下一个课题。

Cara Johnson在教学和帮助其他人使用该教学方法方面拥有丰富的经验。作为一名前高中科学教师,约翰逊开创了她称之为的翻转式掌握性课堂,学生们学习概念,然后在他们觉得已经准备好了后参加测评。如今,约翰逊在德克萨斯州的Allen ISD给该区域的科学教师们担任教学专家。

在几个月前在芝加哥举行的ASCD Empower会议上,约翰逊加入了EdSurge的播客,我们得以深入了解她的这种教学模式是如何运作的。她解释了如何与父母、持怀疑态度的学生和学习上落后的学生等进行交流——并分享了她给成功开展掌握性课堂的一些好的建议。

EdSurge:当时您在教书时,因为这种以掌握为基础的翻转学习方法而闻名。能否告诉我们您的教学方法。

Cara Johnson:我在所在的学区教了很多年的生物学和解剖学。我的课堂看起来与其他任何人的并没有什么很大的不同,除了我给学生们设定了一个非常特别的期望:学生必须要证明掌握了所学的内容。他们必须向我证明并向他们自己证明他们已经学会了一个概念,这样才能开始学习下一个概念。当我设定了这个非常高的期望后,即任何技能或概念都必须掌握不能错过,整个课堂的环境发生了改变,变成更多的是关于学习而不是关于成绩。

这种掌握性学习的概念具体归结为什么呢?

翻转教室让我得以创造了这个教室环境。我选择了解剖学和生物学课程,然后研究了我需要学生们学习的所有不同概念和技能。针对每一个概念和技能,我制作了一个视频,我尽量试图将这些视频控制在10分钟以内。

学生可以访问视频中的所有学习内容。然后在课堂上,对于我希望他们学习和掌握的每一个概念和每项技能,我都有一些方法来让他们进行练习,如词汇游戏,或者也许是在线模拟。当他们觉得已经学会了应该学习的所有内容时,就会参加我称之为的“掌握度检测”。这些掌握度检测通常只有5到10个问题。他们会去到教室里的一个单独的地方——没有笔记、没有手机、不能说话,只有他们自己和他们的大脑——然后他们需要回答几个问题。如果他们成功了,他们就可以开始学习下一个概念。但如果他们挣扎并且在掌握度检测中没有成功,那么我就让他们回去进行更多的练习。

整个过程中,我都在学生们之间来来回回,追踪他们的学习进度,衡量他们学到了什么,还没有学到什么,并找出存在的(一些概念)误解。

而不是我说,“好的,今天大家学习这个内容,我们在星期五进行测试,”我真的想要朝着学生们选择的方向前进,当他们参加评估时,他们想要向我和他们自己证明他们学到了什么。

在谈话中,你是否花了更多的时间在那些学习比较吃力的孩子们身上呢?

我有一个剪贴板,然后我将需要孩子们了解的所有技能和概念都记录在这个剪贴板上。每次我和一个孩子交谈时,我都会从剪贴板上挑选一个概念(进行提问)。当我看到一两个孩子真正落后时,那么他们会成为我优先关注的对象。

那么要是孩子们对学习内容掌握地太快或太慢怎么办呢?因为,最终,到学年底的时候你们有一个学习目标需要达成。

不幸的是,我们仍然处于教育体系内,需要在九个月内完成生物学的学习,对吗?所以我给了所有学生一个进度日历表。在这个日历表上我告诉孩子们“在这两周结束时你们要掌握X、Y和Z。”给孩子们一个进度日历表是很重要的,因为他们不知道该花多少时间在一个想法或一个概念上。当我看到学生们的进度超过了那个进度日历表时,我给了那些孩子击掌鼓励。但如果有些学生还在学习这些材料,并且还需要证明自己已经掌握这些内容时,我会对他们说,“慢下来,你需要在这里再花多点时间”。

但我想说的是,对于那些学习进展太快的孩子,也有分成两种。一种是只想快点完成任务,他们并没有真正学习。然后还有一种就是在这个学科领域真正有天赋的学生,并且他们确实能够更快地掌握这些概念。对于那些我认为进展过快的孩子,我会让他们放慢速度。

对我来说,更大的担忧是那些学习紧张太慢的学生,因为就像你说的那样,他们最终必须在5月底完成该课程。对于这些孩子,如果我发现某个孩子可能比我建议的进度日历表落后了两周,我会和他们一起坐下来,给他们一个空白的日历表,让他们给我制定一个计划。接下来你要做什么来赶上进度?在这个计划中,重点关注的是你每天在课堂上要做什么?你决定如何利用你的时间?

我发现大多数落后的孩子都是因为没有有效地利用上课时间。他们在上课时玩手机、聊天。因此,为每节课设置一些实际的目标——例如,“我要看这个视频,我要做这个练习题并进行一次掌握度检测。”只需让他们将目标细化即可,而这正是许多这些孩子缺乏的技能。

从您这里我了解到,学生们证明对学习内容的掌握程度由两部分组成。他们先要通过这个测评,然后也还需要与您交谈,以便您了解他们已经学会了这些内容。

成绩簿中的大多数成绩都来源于掌握度检测,他们可以根据需要重复多次测试。但每次他们坐下来再次进行掌握度检测时,通常会有5到10个问题并且需要大约10分钟,每次测试的问题都是不同的。孩子们不是简单地记住问题的答案,他们实际上必须回去学习并能够将所学到的内容应用到新的问题中。

这些检测结果通常会记入到成绩册中,但剩下的另一部分便是我与学生们的交谈。这让一些孩子真的很紧张,因为他们知道将不得不和约翰逊女士交谈并且通过对话向我证明他们已经学会了该内容。对于我制作的每个视频,我都会给学生们三到四个我称之为“理解度检测”的问题——类似于“你应该从这个视频中得到什么”的问题。当我与孩子们谈话时,我给他们的提问都不会超出视频中的问题范围内。我只是读出其中一个理解度检测问题而已。这样学生们就可以提前为我们的谈话做准备,因为他们知道我会提问哪些问题。我认为这样他们会对这些谈话感到更自在,因为他们知道有时间来准备他们的回答。

从那些喜欢这种教学方法但是无法执行的教师们那里您得知有哪些大问题、绊脚石和误解呢?

大多数时候,我不必说服人们应该开展掌握性学习。我认为大多数教育工作者都认可学生在开始学习下一个概念之前应该证明他们已经理解了这一个概念。通常更多的(问题)是关于后勤。如何开展这一教学方法?如何跟踪学生的进步?就像我说的那样,我拿着一张剪贴板,每当我和一个孩子交谈时,我都会在剪贴板上标记。我见过其他老师用iPad或手机来进行记录。

弄清楚课堂管理的组件。在这种环境中,孩子们会在课堂上的不同时间需要你。那么他们如何在不中断学习的情况下叫你过来?我有一个使用Solo Cups的杯子系统。如果学生们想让我过来和他们交谈,他们会把杯子变成绿色,那我就会走过去和他们谈谈。如果他们还没有准备好与我交谈,他们会把杯子保持在紫色。

对此学生们是如何回应的?父母们又是如何回应的呢?

我认为我有必要诚实。最初,很多学生都在这个环境中挣扎。因为根据我的经验,这些孩子中没有一个人之前受到过如此高的期望。通常情况下,学生们已经学会了,特别是在他们高中时期,“嗯,如果我没有通过测验,或者如果我没有完成任务,那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我可以继续前进并在下一个方面做得更好并恢复那个成绩就可以。”但是当我设定你必须证明掌握每个概念的这个期望时,这就让一些孩子感到沮丧。

然而,在这种环境下学习了两三个月后,学生们就转变过来了。他们意识到真正有机会重新测评并继续练习直到他们学会的价值。他们开始了解如何成为学习者并在课堂上明智地利用他们的时间并变得井井有条。

父母在理解了这种教学方法后也喜欢它。所以,如果老师想要开展翻转掌握学习,我的一个重要建议就是沟通,沟通,沟通。我曾经拍摄下我的课堂并把它送给孩子们的父母,告诉他们说“这就是它的样子”,我会把视频发回家给父母并说:“这些是您们的孩子们在课堂上要观看的东西,只有10分钟长,以下是他们在课堂上要做的一些事情来练习这项技能。”因为当父母理解掌握学习时,哦,我的天哪,他们喜欢它。哪个父母不想要这种教学方法?针对开始掌握性教学,您还有其他什么提示吗?

我建议老师看一下你要推给孩子们的课程周期。确保您所提供的视频仅涵盖一个概念,即每个概念都有一个练习片,并且掌握度检测也只是涵盖了这个概念。因为如果掌握度检测涵盖了三个或四个概念并且孩子没有成功通过测试,你怎么知道他们是哪个概念上没掌握呢?是这个技能还是那个呢?

本文来源:The EdSurge

原作者:Stephen Noonoo

编译:鲸媒体Jenny

发布者:鲸媒体,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www.oinstem.com/edu_news/211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