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乐湾科创3.0:这是一个前无古人的时代

摘要:科创教育是一个前无古人的领域,尽管人人都看好,但未来走向何方仍然未知。

导语

科创教育是一个前无古人的领域,尽管人人都看好,但未来走向何方仍然未知。

2013年,刘斌立成立了K12创客教育服务平台——寓乐湾。也是在同一年,他的微小说《转场的哈萨克》获得了第二届世界华文微型小说大赛一等奖。

有人在评价该小说时称,“刘斌立机智地将‘人物反常言行’与‘人物正常行为动机’交叉着肯定与否定的认同,让读者透过‘反常‘读懂人物和故事背后的深意。”

与小说中的人物一样,刘斌立开始教育赛道的创业似乎也是“正常动机下的反常行为”。

正常动机是他出于一个教育人的敏感,看到了一个教育领域的新兴市场,认为科创板块会成为继学科教育之后一个新的增长点。反常行为则是因为当时他已经在新东方做到了中高层,事业稳定,薪水体面,但他却选择逃离舒适圈,辞掉了这份人人羡慕的工作。

目前,刘斌立已经带领寓乐湾走过了第一个“五年计划”,现在开启第二个“五年计划”。刘斌立称,“我们内部确实也是在按照5年一个目标来给自己提要求”。从2013年到2019年,刘斌立征战6年,有着属于自己的一套“兵法”。

将士不打无准备的“仗”

9月29日,寓乐湾宣布正式完成迭代,从一家教育公司变为教育平台,从科技教育公司转型为教育科创公司,寓乐湾即将进入科创3.0时代。

3.0时代的寓乐湾,以人工智能为核心打造科创教育产品、芯片、平台,整合资源,促进生态融合;与百度云智学院合作,开发人工智能等新兴技术知识、培训讲师,以及云服务和生态合作伙伴资源的开发。课程方面,进入3.0时代后,寓乐湾课程将升级为综合科创系列发展,原有的STEAM云平台将通过直播+录播的双师课模式,在科学、物理、化学、生物、编程和智能制造方面生根发芽,并且以图文/视频/3D动画的形式融入国内三大教材版本的人工智能课程。创意写作更是从原来的中小学阶段跨越到了师资培训。

事实上,寓乐湾在2018年还仍处于STEAM教育2.0时代,不过短短一年的时间,刘斌立就率领寓乐湾跨入科创3.0,是因为他从不打无准备的仗。1.0和2.0是3.0的地基,在这两个时代,寓乐湾已经打牢了基础,也正是有了这两个时代的经验,寓乐湾才能在1年内完成自我的迭代升级。

1.0时代,寓乐湾是一家创客教育服务商,为公立校、机构等提供设计、课程、教学具,培养青少年的创新精神、创新能力和创新人格。进入2.0时代,寓乐湾对自己的定位是“STEAM跨学科学习及产品服务机构”,当时已经形成了校内教具和课程、校外培训中心线上线下联动的模式,并且开始布局家庭端玩具新零售。至此,三大业务体系基本已经成型。

刘斌立称,3.0时代寓乐湾在师资培训项目上除了延续与北京师范大学的合作外,还将引入华东师范大学,共同搭建并打造全国师资培训平台;校外引入腾讯的企鹅辅导,在学科教育生源与科创教育生源之间进行双向引流;与培生的合作则是将寓乐湾公立学校的普惠课程升级为高端课程。

除此之外,寓乐湾也有了更进一步的目标,不仅涵盖校内校外的科创教育,还包括科创生活板块,并且已开放自己的生态,建立覆盖幼儿端到职业端的国家创新人才培养体系;从为教学开发产品的平台升级为满足科技生活需求的平台。

至于从科技教育公司转型为教育科创企业,刘斌立认为,以前的寓乐湾是一个科技教育公司,做的是科技教育培训,现在则是以技术为驱动导向,使以科技为内核的产品和服务在教育领域和社会领域都能得到应用,是偏科创的企业。

寓乐湾一直秉持“寓教于乐,会学会玩”的理念,刘斌立也频繁地提到培养科创人才,但只有在弹药充足的时候,打仗才有底气,剩下的就是坚信方向。

克制是为了等待更好的时机

如果说,寓乐湾的诞生是来自于刘斌立身为一个教育人对市场趋势的敏感,那么寓乐湾的成功则是因为他的担当和克制。

看过刘斌立作品的人肯定都会发现一些规律,就是他总关注大时代下的小人物,关注世界上偏僻甚至不为人知的群体。《后生可畏》中,常远从“摇滚男孩”转型备考律师,为请不起律师的穷人打官司,“后生可畏”是对他有责任有担当的认可。

刘斌立也曾说过和常远一样的话,“要让贫困地区的孩子也能享受到科技创新教育。”他还说,企业最重要的就是有所为有所不为。

2013年刘斌立刚创业时,市场对于“创客教育”的认知还不完善,直到2016年,国家“十三五规划”才明确了创客教育的概念,年底,公立学校全面开放科创教育。此后,2017年,《义务教育小学科学课程标准》提出了STEAM教育课程标准,2018年《2018年教育信息化和网络安全工作要点》明确STEAM教育、创客教育在学校教育中的应用。

在政策东风的吹拂下,寓乐湾迎来了发展高峰期,但刘斌立并没有因此而冒进,反而显得很克制。

寓乐湾秉持的两个原则是,符合国家整个大需求的发展;不用自己的逻辑思维或者纯粹的产品绑架学生的创新能力,而是提供更多工具、平台。

另外,当时面向家庭和学生的C端市场也正在全面爆发,但是寓乐湾始终保持体系内的精耕细作,所以寓乐湾校内、校外、家庭三个业务板块的比重一直维持在5:3:2,不冒进是寓乐湾的一大特色。

在融资方面,刘斌立称,年初完成的C+轮融资是对去年C轮融资的补充,年底寓乐湾将发布新一轮融资计划及研发成果,据了解此笔融资将主要用于研发投入中。也就是说,在面临市场寒冬的今天,寓乐湾也始终保持着一年一轮的融资频率。

尽管很克制,寓乐湾的成果也是遍地开花。官网显示,寓乐湾业务覆盖全国300多个城市,拥有科技体验中心200所,服务公立学校7000所,学生300万。根据刘斌立介绍,寓乐湾在2018年处于亏损状态,预计今年扭亏。To C方面,2018年月收入只有几万,而在刚刚过去的一个月中,To C单月收入已经达到了500万。

克制是为了等待更好的时机。如今,寓乐湾一改之前隐忍克制的作风,大踏步升级战略进入科创3.0,或许是时机已到,要开始发力了。

那些没打败你的会让你更强大

不论是1.0时期的创客教育,还是2.0的STEAM教育,亦或是现在的科创3.0时代,刘斌立始终是迎着行业的风口不断前行,因为前无古人,没有可以借鉴的经验和教训,所以一切都只能靠自己摸索,这一路上,经历了不少的挫折和困难。

当被问到寓乐湾在迭代过程中遇到了哪些问题时,刘斌立称,不同的阶段有不同的问题。创客教育基本上属于拓荒阶段,因为当时家庭对于创客教育的的认知较少,随着政策的推进才得以走到现在。现阶段,又面临着财政支付周期长,竞争激烈、获客成本高的问题。

“所有创业者遇到的问题都碰到过,不断地栽到坑里试错,但只要一次又一次坚信自己的方向没有错,那趟过的坑就不是坑了。”刘斌立轻松地说。

不过,刘斌立认为寓乐湾现在仍有许多需要改进的地方,因为科创教育仍处于新兴阶段,这方面的人才资源较少,所以战略布局是快于人才培养是必须要解决的问题之一;另外,尽管寓乐湾在校内、校外、家庭等业务板块的发展迅猛,但各个板块之间、内外部课程之间还需要加强融合。

此前,刘斌立将寓乐湾的发展定位为野蛮生长,目前规范化已经略有成效,只是中间粘合度还需不断加强,内部管理层面也需要不断升级。

那些打不败你的终将使你更强大。“整个创业过程中每天都在产生问题、解决问题,在问题被解决的过程中就意味着企业在前行,而前行意味着平衡的打破,所以要调整好心态,更加淡然和辩证地看待问题,做好自己应该做的事就可以。”这是刘斌立对创业者的一些建议。

一位投资人在发布会上对刘斌立的评价是有才、勤奋和资源整合能力强。“因为我们在清华上EMBA的同学都被他拉来合作了”,这位投资人开玩笑地说。所以尽管作为作家,刘斌立的身上依然有着企业家应该有的逻辑思维和理性思维。

也恰恰是作家的身份,使得刘斌立在摸着石头过河的过程中,总结了一套属于自己的“兵法”,并且他靠着这本“兵法”打了胜仗,在这之后,他还将率领更多的寓乐湾的精兵去征战沙场,而这套兵法也会变得越来越全。

科创教育是随着人工智能浪潮而兴起的一个行业,尽管人人都看好,但未来走向何方也未可知,寓乐湾和刘斌立要走的路依然还很长。

“我相信他一定能成功。” 这是投资人对刘斌立的肯定。

发布者:鲸媒体,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www.oinstem.com/edu_news/215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