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扶持乡村教师到「帮帮校长」—— 马云公益基金会五周年,乡村教育公益模式再升级

摘要:三亚首届校长领导力圆桌论坛暨新乡村教育家授徽仪式上,一直以「乡村教师代言人」自称的马云公益基金会创始人马云为全国 20 位 2019 马云乡村校长奖获得者授衔。

导语

2020 年 1 月 6 日举行的三亚首届校长领导力圆桌论坛暨新乡村教育家授徽仪式上,一直以「乡村教师代言人」自称的马云公益基金会创始人马云为全国 20 位 2019 马云乡村校长奖获得者授衔。这 20 位新乡村教育家代表,分别来自 18 个贫困县,其中 5 位来自「三区三州」深度贫困地区,他们管理着 72 所学校,带领着 1142 名乡村教师,为 16671 名乡村儿童编织着梦想。这也难怪马云今年深情喊出了一句「帮帮校长!」

从扶持乡村教师到「帮帮校长」—— 马云公益基金会五周年,乡村教育公益模式再升级

「是不是北方的校长一定要会烧锅炉?南方的校长一定要会划船?校长不是保姆,校长必须是企业家,是 CEO,要拥有强大的领导力和全局观、全球观、未来观。」马云在三亚首届校长领导力论坛上表示,「我认为今天的教育,校长是关键。国家的未来看孩子,孩子的未来看教育,而教育的关键在于中小学校,中小学教育的关键在校长。帮帮校长!」

教育部教师司司长任友群则通过对全国基础教育阶段乡村教师基本情况以及「三区三州」基础教育阶段教师基本情况的介绍指出,一线乡村校长的智慧对教育的发展尤为重要,一个校长不行,一个学校就难以有好的发展。

从扶持乡村教师到「帮帮校长」—— 马云公益基金会五周年,乡村教育公益模式再升级

任友群认为,加强乡村教师队伍建设,关键在于培育乡村教育带头人,提高乡村教师、校长的社会地位。如何提高?首先应在县一级打造一个强大的教师发展中心,其次是建设乡村教师培训课程平台,再者是关注「三区三州」贫困地区的教育。

而当鲸媒体对 20 位入选的新乡村教育家的基本技能进行简单归纳之后,发现这些乡村校长几乎个个都是多才多艺的全能型选手。

从扶持乡村教师到「帮帮校长」—— 马云公益基金会五周年,乡村教育公益模式再升级

海南乡村校长包瑞在谈起自己做校长的困难时表示,感觉「比马云还忙,整天就是签字,签不完的字。」而青海乡村校长班玛多杰则经常要在高原上骑马家访,早上 6 点半出发,4、5 个小时才到牧民家,家访完常常要到凌晨 2 点左右才能返回学校。

在去年 12 月的 2019世界教育创新峰会( The World Innovation Summit for Education,简称WISE )上,马云公益基金会执行秘书长于秀红曾在接受鲸媒体专访时表示,2019 年 6 月,马云公益基金会在西藏启动了「马云教育培训中心」,接下来还会陆续在其他地区启动。以西藏地区为例,等 2020 年教师培训中心建好后,计划每年培训 100 个校长,用十年时间把整个西藏基础教育 938 所学校的校长都培训一遍,从而产生更大的体系化影响力。

此次,在三亚首届校长领导力论坛上,马云公益基金则表示未来将更多聚焦乡村校长群体,通过乡村校长影响乡村教师,再通过乡村教师影响乡村儿童,从而在整个乡村教育体系内形成「由点及线再到面」的公益覆盖和影响力输出,这无疑意味着马云公益基金会在乡村教育公益模式上的再升级。

从扶持乡村教师到「帮帮校长」—— 马云公益基金会五周年,乡村教育公益模式再升级

据统计,截至发稿日,马云乡村教育系列项目累计已直接资助了 500 名乡村教师、60 名乡村校长以及 200 名乡村师范生,直接影响乡村儿童近 10 万人。

附录

班玛多杰:我想给牧区的孩子们组个乐队

来自青海省果洛藏族自治州达日县满掌乡寄宿制藏文小学校长班玛多杰,身穿一身藏服,站在众多西装革履的乡村校长中间,显得格外突出。

从扶持乡村教师到「帮帮校长」—— 马云公益基金会五周年,乡村教育公益模式再升级

三年前,他接管海拔 4500 米的满掌乡寄宿制藏文小学时,整个学校只有 220 名学生。为了扭转藏民认为「读书没啥用」的陈旧观念,他用「最笨」的办法跑遍了整个牧区,挨家挨户家访,甚至「坑蒙拐骗」地劝说家长把孩子送到学校来。三年后,满掌乡寄宿制藏文小学的学生达到了 508 个,辍学率为零,而对于班玛多杰,这才是梦想的开始。

鲸媒体:在您看来,牧区教育最大的困难是什么?

班玛多杰:主要是家长思想意识的转变。很多牧区的家长祖祖辈辈都是放牛的,他们不觉得读书有什么用,把孩子送到学校来只是觉得可以让孩子吃饱穿暖。所以我们去牧区家访的时候,要不断地跟家长说,你的孩子学习成绩、品德各方面都很优秀,你们要督促孩子,让他们走出大山,考上大学或是去职业技术学校学门本事,再回来工作。一个孩子是可以改变一个家庭的,还会影响他的弟弟妹妹。所以,我们小学 508 个孩子的家访,一个都没漏,全是老师们利用节假日去的。

同样考虑到牧区很多家长本身文化程度不高,我们还给孩子量身定制寒假作业。比如孩子这学期数学只考了 40 分,就按照 40 分能完成的水平布置寒假作业,这样他可以自己在家独立完成,不用求助家长,家长也帮不了他。这么做的反馈很好,孩子面对作业有信心,连字都写得工整起来了。

鲸媒体:在您到满掌乡寄宿制藏文小学的这三年多时间里,您觉得最大的改变是什么?

班玛多杰:我必须要说,我们学校的「音体美」抓得特别好。之前学校里的很多老师,整天在学生面前说「学困生」,批评那些学习有困难的学生。我刚到这所学校时,先把这几个字给禁止了,然后再增加了音乐、体育、美术的课程。结果发现,不少语文、数学、藏文学不好的孩子,音乐、体育或者是美术却意外地有天赋。这样一下就给孩子带来了信心,还启发了他们学习其他学科的方式方法。

学校里有个智商有些残障的孩子,之前老被其他孩子欺负。自从开了美术课之后,他画的画里有火箭、导弹、地球等等,充满科学色彩,很受其他孩子喜欢。去年,我们还有一个孩子得了达日县美术比赛的一等奖。我们把这些孩子的潜能激发出来,才能让社会真正接纳他们。

鲸媒体:当时为什么想要报名参加新乡村教育家的评选?

班玛多杰:当时看到教育局的微信群里有人分享报名文章,文章里提到入选后会给学校 30 万的奖励。我们学校想建个少年宫,需要这笔钱,于是就决定报名了。当时我和我们办公室里另外一位老师商量了一下,他在电脑上把我们学校的介绍情况发了出去。结果有一天突然接到电话说要初评,后来又到长沙来终评,经过很多轮评审,包括学校接受实地考察,一步步就走到今天了。

鲸媒体:被评上新乡村教育家后,准备拿着奖金做什么呢?

班玛多杰:我想给我们学校的孩子买套架子鼓,再买台钢琴,找老师来教。我们藏族的孩子音乐细胞是特别发达的,会说话就会唱歌,会走路就会跳舞。所以,有了架子鼓,有了钢琴, 孩子们就可以组个乐队了。

发布者:鲸媒体,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www.oinstem.com/edu_news/239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