线下转线上,乐乐课堂的录播双师模式为何“没掉链子”?

  “‘回答正确!连对3题’,一名学生针对一道题选择了A选项后,界面弹出了相应字样,其他学生则对这道题进行了围观,马上下一名学生开始答下一题。”这是乐乐课堂云班课2.0直播中正在进行的快问快答环节。

  3月2日,乐乐云班课2.0正式发布,而这距离1.0版本刚刚过去一个月。

  多知网观察到,乐乐云班课2.0极尽所能地还原了线下课程环节,进一步优化了教学功能,双向视频,学生和老师互相看得见。这意味着在大规模紧急转在线后,乐乐课堂开始着手解决学习体验的问题。

  5天时间推出在线教学系统,30天迭代一个功能齐全的全新版本,全国合作机构近3000家,大部分合作校保持了90%以上的续费率,主打下沉市场的乐乐课堂跑出了加速度。

  实际上,乐乐课堂线下录播双师模式(乐乐轻课)本身具有特殊性, 并且,“在线”本来就在乐乐课堂的计划之中,只是被迫提前了近两个月。

  01便捷性为上:将线下教室平移至QQ群

 

  疫情打乱了乐乐课堂原本的节奏。

  乐乐课堂CEO毛颖告诉多知网:“在过往,乐乐课堂把线上乐乐轻课赋能培训机构伙伴在线下使用。在这过程中,很多中小机构反馈他们希望能覆盖更多的半径,或者在辅导或者答疑上有所延展,希望有线上平台作为补充。为满足这部分需求,乐乐课堂本来打算今年春天推出在线教学平台。”

  谁也没想到疫情突发。

  1月23日,武汉封城,毛颖和合伙人们断定“之前线下的场景不行了,要立即采取行动”。很快安排技术加班加点,5天后,乐乐课堂的在线教学平台云班课1.0版本出炉,寒假期间对合作方免费。

  这时候最核心的是让合作机构保住老学员,因此,云班课1.0版本快速上线了小初高的全部内容,以及答疑讨论、举手抢答等教学的基本功能。

  但是, “直播功能”没有上线,到底选择什么工具?经过一番探讨,乐乐课堂最终选择了QQ群直播。

  同步进展的是,紧急通知所有培训机构启动“云班课”,大多数培训机构立即行动了起来,同时乐乐组织数次合作伙伴视频会议,培训线上授课方式。

  寒假班二期第一天(2月1日),一个老师一边开着QQ群,同步开着云班课系统,用QQ群的分享屏幕功能进行直播。

  在快问快答环节,老师正讲到相反数时,云班课系统跳出负1的相反数是几?老师点名让孩子回答,一个孩子答完了,系统再跳出来一个负3的相反数是多少?下一个同学要在云班课系统里立即回答,全部回答过后,老师会在云班课后台标记,学习轨迹会在合作伙伴轻课系统里得到记录。

  在这个过程中,依然是原来的老师和原来的班级,只是线下教室改成QQ群。学生们能看到老师和老师的界面,同时,老师在云班课进行教学互动。

  用QQ直播,课堂中每个环节没有变化,依然是“前情回顾-知识点短视频-知识梳理-老师强调学生要记笔记-快问快答-例题精讲-练习”的流程,整个课堂内容依然紧凑。

  疫情来得突然,乐乐课堂首先想到要以最快最保险的方式帮助线下机构解决生存问题。因为本身是录播模式,用QQ直播迁移没有难度,再者,对于三四线的老师和学生来说,QQ最为熟悉。

  “一般来说,任何一个新的软件都会有学习使用的过程,最初会不习惯或者不想用,有抵触和惰性。但多数人都已经习惯了QQ,因此,乐乐课堂从线下转移到线上减少了很多老师线上化使用平台和工具的难度,缩短了适应时间。”毛颖说。

  虽然快速迁移到了线上, 但仓促之下,还有许多不足,QQ只能是一个过渡。

  毛颖坦言:“QQ虽然是老师已经很熟悉的操作平台,但是QQ本身还不是一个专门为教育而定制的交互产品,那么使用QQ进行线上教学有利有弊。整体而言,在线教育的方式可能在监督、反馈、互动、以及氛围上会打折扣。”

  在氛围上,有些出乎意料的是,老师们反馈比以前更好了,毛颖认为,“可能孩子喜欢在虚拟空间,回答问题更活跃了。”

  而在监督、反馈、互动方面,对教学来说不算理想。乐乐轻课本身内容已经非常有节奏感,但在QQ上直播时,还是有一些不流畅。

  在线下老师能紧盯全班,讲台下学生的一举一动老师都能看得见,而在线上,包括QQ在内的很多直播平台只能实现“学生能看到老师,但是老师看不到学生”。

  还有在乐乐轻课的“快问快答”环节,在线下时学生真的会站起来,一个接一个地快速回答。转移到QQ后,这个过程偶尔会“卡住”,老师提问时,有时候学生回应不很及时。

  此外,在线下做练习时,老师会巡场,挨个给学生打勾打叉,就地帮学生解决问题,学生能在第一时间得到反馈,在QQ上,只能学生做好后拍到群里,老师再解答。

  向线上迁移的过程中,乐乐课堂先快速地把轻课体系搬到线上,同时也在加速奔跑升级云班课。距离云班课1.0版本仅15天后,2.0版本已具雏形,新版本将整个教学与服务流程全部迁移到自身平台,最大亮点在完全解决“监督、反馈、互动、以及氛围”上的问题。

  举例,云班课2.0为双向视频,学生头像可以轮播,老师和学生互相看得见,还可以连麦,学生可以上镜回答问题,监督与互动功能兼具,这是在线大班课都无法比拟的系统优势。

  在练习环节,云班课会弹出练习内容,学生做完后老师再进行批改,界面还会出现自动统计,如“这道题60%的学生回答对了”,学生能得到及时反馈。

  多知网获悉,乐乐课堂云班课2.0仍在优化之中,将于3月7日公测后正式面向所有合作伙伴。在一个月的时间做出一个相对完善的且匹配教学需求的系统,这是不少机构难以实现的。

  乐乐课堂的逻辑是,内容与体验能保障效果,而效果决定了留存,这才是培训机构增长的关键。

  02

  “我们不担心学生被在线教育免费课撬走”

  事实证明,在解决生存问题的第一步,乐乐课堂已经顺利完成了。近3000家合作伙伴都移到了线上,各家反馈疫情期间的出勤率和完课率和线下几乎没有太大差异。

  相对于其他线下机构转型线上的方式,乐乐轻课算是一个“异数”。大多数培训机构在转型时面临的最大考验是教学部分。其中,班型、师训、教学内容、课程设置都是难点,而乐乐轻课的录播双师模式正好没有这些问题。

  毛颖最初就想用内容做教育。2014年创立乐乐课堂,从C端切入,做了微课,也是乐乐课堂首创的3分钟知识点短视频,后来推出了巩固练习产品“天天练”APP,这都打下了内容基础。2016年开始,乐乐课堂走向三四线市场,到线下开办自营学习体验中心。

  在乐乐课堂发展过程中,毛颖发现三四线城市有很多痛点,其中“缺少优质的老师”以及“缺少成体系的教研”是非常突出的问题。

  从2018年底开始,乐乐课堂重新梳理已有内容体系并输出之前证明成功的教学教研体系,开始做赋能机构,采用录播双师模式,与三线及以下城市、乡镇的中小机构合作,推出乐乐轻课模式。

  而今,乐乐轻课增长迅猛。截至去年11月有1400家合伙伙伴,到今年2月下旬,不到4个月的时间,合作伙伴的数字已经翻了一番,成为乐乐课堂主要的营收来源。

  与其他线下双师模式不同的是,一方面,乐乐轻课内容的体系足够本地化,全国主流版本都有覆盖;另一方面,后端校区管理、服务流程、营销获客和师资培训的标准化。

  在乐乐课堂的录播双师模式中,线下的老师和乐乐轻课系统两个结合起来成为“好老师”。轻课模式强调线下老师永远是班级的核心和组织者,轻课与老师结合一起完整传递知识和情感。

  在疫情下,合作方转战线上,但是,线下老师和乐乐轻课的定位、内容、上课流程以及服务都没有产生任何变化,变的只是上课场景。

  疫情下,在线教育品牌纷纷推出免费课程,而乐乐课堂的合作伙伴并不担心用户转移。一些合作方的校长向毛颖反馈:“有不到10%的学生上了免费课程,但是,不担心被在线教育撬走。”

  在毛颖看来,乐乐课堂在教学内容本地化上构建了较高的壁垒。同时,过去基于线下场景的教学,使得学生和老师的粘性更高。

  内容是非常关键的一环,乐乐课堂做到了本地化内容,本地化的教研,努力与当地的学情、考情进行完全匹配,这样对学生学习效果更有保障,也对培训机构更有助力。

  从创立以来,乐乐课堂就坚持内容结构化、数据化、标准化。毛颖向多知网介绍:“第一,乐乐轻课的所有内容本身已经结构化了,已经有从小学到高中所有知识点的组合。第二,所有的轻课都通过横向和纵向进行了分层,纵向即抽出了每个地方使用的不用版本教材的知识点,已经覆盖了全国主流版本;横向,按照孩子们自己平时学习成绩来划分,分层教学:尖子班、培优班和基础班。”

  在教研方面,各地的辅导老师会跟乐乐课堂的核心教研员打配合,是一个相互支撑的关系。乐乐课堂虽然覆盖了全国主流版本,但是要有效提分最重要还是和本地结合。

  “所谓本地化教研,就是要完全跟当地的出题习惯、难度和考点分布要一致。”毛颖解释,比如某地高一期末考试最后一题椭圆的知识点已经连续考了两年,乐乐会提醒当地的合作学校,继续关注椭圆,但是也要关注双曲线,因为可能会变。

  要做到这一点并不容易,乐乐课堂教研团队会自己做研究,也会跟合作方保持紧密联系,听取合作方的反馈。

  抓住了内容的核心后,其余则变得相对容易。

  针对营销环节,在之前,线下机构都是通过线下的方式去招生,乐乐轻课也会提供一套标准化的线下获客方式,细到1元班怎么做,需要哪些物料等等。

  疫情下,老生的问题解决之后,招新也在节骨眼上。

  线下的一切场景都没有了,营销也要转移到线上。对此,乐乐课堂会提供标准化的动作,旗下的轻课学院会分享转在线的实操话题,也会把所有做的物料、流程,甚至在当地的定价策略都会分享出来。比如做朋友圈裂变,海报都会做成统一模板。

  毛颖指出:“我们的最终目的是想让合作机构复制乐乐课堂线下示范中心的成功模式,越标准越好。”

  03

  “疫情结束后或许会走线上线下结合”

  如果云班课2.0大范围投入使用,将解决中小机构跨区域招生的需求,从线下录播转为在线录播是一个方向。但等疫情结束,“乐乐课堂会回到原来的线下录播双师,还是用云班课走线上双师的模式?”

  对于这个问题,毛颖没有给出明确的答案,他表示:“可能会两者结合。”

  “一方面,开学时间还没定。另一方面,也得看合作伙伴们怎么选择。我认为应该会两者结合,应该会有培训机构把云班课做成了一个补充去覆盖原来物理上覆盖不到的学生。”毛颖答道。

  不论如何,对于乐乐课堂来说,“真正把线上线下打通了。”毛颖不愿意用OMO这个词,他认为这个词被炒得过火了。

  去年, OMO在教育培训行业已经成为一大热词,疫情突发后,一些线下机构转型线上之后,迅速启动了OMO战略,OMO被提前引爆行业,但具体到每一家,都有不同的OMO模式。

  当前,虽然乐乐课堂已经用户体验方面逐步迭代,但毛颖认为,线下的“监督、反馈、互动、氛围”的优势不可替代,因此,仍然会有大部分学生转到线下。

  如果疫情过去,毛颖比较在意的是暑期招生。这是因为当前乐乐课堂春季班续班率保持了往年的水平。再者,乐乐课堂现阶段初中学生较多,初中即小升初的时候,一般会在5、6月份招生,所以暑期招生将最为关键。

  在毛颖看来,疫情只是一个突发事件,“比如有些公司出现降薪减薪裁员的情况,并不完全是疫情导致,也说不定是自身效率问题。我认为教育行业还是老生常谈的‘最好的营销就是口碑’,有效果就有好口碑好品牌,继而就会吸引更多的学生,而效果取决于教学品质和服务品质,这方面乐乐都没掉链子。”(多知网 王上)

发布者:多知网,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www.oinstem.com/edu_news/538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