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抖音争夺罗永浩,直播电商最终回到传统电商逻辑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新商业要参”(ID😡inshangye2016),作者:黄晓军,36氪经授权发布。

看了招商证券那份调研报告后,罗永浩发了个微博。核心思想是,他决定做电商直播了。

这条微博转评赞至今没有达到10万。但发出6个小时后,就有超过1000个品牌发邮件来寻求合作。

罗永浩的微博带货能力还是蛮高的。

到3月23日,微博知名互联网观察家@互联网的那点事透露,罗永浩独家签约了淘宝直播,签约费8000万。

淘宝、抖音争夺罗永浩,直播电商最终回到传统电商逻辑

看到这一消息,「新商业要参」开始筹备选题,打算就此事聊一聊淘宝直播内部升级,从而延伸到整个电商直播行业的发展趋势预测。

但选题形成2个小时之后,36Kr旗下品牌媒体Tech星球又发文了。

他们宣称获得了独家消息,罗永浩和抖音达成合作,流量扶持以外,涉及合作金额达到6000万元。

淘宝、抖音争夺罗永浩,直播电商最终回到传统电商逻辑

Tech星球联系的那位知情人士表示,罗永浩是先与抖音进行了接触,再发的微博官宣。

没想到,官宣之后效果不错,其他平台(编者注:可能包括淘宝直播)也跑来寻求合作。最终,抖音不得不对合作资源加码,才敲定此事。

相对于@互联网的那点事那一句“小道消息”,Tech星球的报道似乎细节更多,看上去更为真实可靠。

但Tech星球也表示,他们曾向抖音、罗永浩双方求证,但截止发文都没有得到回应。

这把吃瓜群众搞得大眼瞪小眼。老罗你到底要去哪里?发个微博辟下谣,或是回应一声“yes”呗。

淘宝、抖音争夺罗永浩,直播电商最终回到传统电商逻辑

当然,这不是我们今天关注的重点。

无论罗永浩这朵鲜花落入谁家的鱼塘,也溅不起整个电商直播行业多大的水花。利益相关者最渴望知道的是:

▨ 罗永浩这样的大V未来会抢占哪块蛋糕?

▨ 直播平台又会怎样维护体系内生态平衡?

▨ 腰部的、尾部的商家/主播还有翻身的机会吗?

万亿电商直播的繁荣今昔

2015年9月,湖南卫视《我是大美人》栏目官方APP和微信公众号线上同步直播,192万在线观看和线上交流。

平均下来,每一分钟有6400名新用户涌进直播间。

直播过程中,美妆人气达人小布老师根据用户评论内容进行现场解答,提出全面解决皮肤出油的有效方案。

而小布推荐的新品面膜,更是第一时间在“我是大美人”APP商城内抢购一空。

“我是大美人”APP首创的美妆直播模式,也成为后来电商直播领域的一段美谈。

淘宝、抖音争夺罗永浩,直播电商最终回到传统电商逻辑

截图自综艺节目《我是大美人》

1个月后,一个叫做美狸美妆的视频点播平台,正式转型为时尚直播。平台独家签约了超过250位美妆达人,声称要打造国内最大的美妆版权视频库。

在美妆行业率先迈入电商直播之后,这个行业的模样在2016年变得逐渐清晰。

这年3月,亚马逊最先通过直播推送海外商品,交易规模增长5倍。

同年5月,淘宝直播上线。1年时间,超过1000万用户观看过直播,1000多人在淘宝上做过主播。

其中最为知名的,是当时如涵电商当家女神张大奕。数据显示,张大奕在淘宝直播间的处女秀,观看人数超过41万,2小时成交额近2000万。

淘宝、抖音争夺罗永浩,直播电商最终回到传统电商逻辑

这个数据如今看来并不出彩,但已然刷新了当时的销售纪录。

在此后的几年里,电商直播参与者众多,抖音、快手、京东、小红书、拼多多等平台都纷纷开始了探索。

这个过程中,淘宝直播发展速度最快。

2019年,淘宝直播带货量同比增速将近400%。2019年天猫“双11”当天,淘宝直播带动的成交额达到了200亿以上。

猎聘数据显示,淘宝直播以55.6%的绝对优势,成为2019年用户最爱看的直播平台。

到2020年初,疫情迫使线下实体商业停摆,电商直播进入了一个短暂的蓬勃期。

36氪就报道,短短1个月,房企、车企、餐饮、商场、果蔬等各类农产品、超市、博物馆、酒吧等100多种行业类型进入各大平台的直播间。

淘宝、抖音争夺罗永浩,直播电商最终回到传统电商逻辑

直播卖房,图/makepolo

3月21日,淘宝启动了史上首个直播购物节,宣布线下商家可以零门槛开通淘宝直播。

这为淘宝直播再一次增加了不少活跃度。

淘宝内容电商事业部总经理玄德介绍,过去1个月,超过50%的天猫商家在直播卖货;线下门店直播更是迎来了爆发式增长,启动门店直播的商家多了5倍,做直播的导购多了10倍。

随之即来的,是直播行业人才缺口凸显。

智联招聘发布报告称,春节之后直播行业的招聘需求同比大涨132%。

淘宝直播尤为明显,其直播招聘岗位数较2019年全年涨了3倍多,平均月薪再度上涨到9845元。

淘宝、抖音争夺罗永浩,直播电商最终回到传统电商逻辑

淘宝、抖音争夺罗永浩,直播电商最终回到传统电商逻辑

MCN机构火星文化创始人李浩就曾预计,淘宝直播的GMV在2019年已将达到2500-2800亿之间,预计在2020年淘宝直播平台的GMV有望达到4000-5000亿。

而据罗永浩看的那份招商证券报告显示,整个直播电商市场2019年GMV约超3000亿元,未来有望冲击万亿体量。

产业荣光下的生存阴影

淘宝直播也面临着最严重的KOL断层。

招商证券报告数据显示,2019年天猫“双11”当天,薇娅、李佳琦与第三名之间的差距呈现出明显的断层。

淘宝直播中,带货能力前10的KOL占据了机构大盘75%的流量和80%的成交额。

《知识经济》杂志整理的淘宝平台网红带货影响力排行榜TOP10也显示,影响力5-10名的粉丝总和,不及1-3名任何一个主播的粉丝量。

淘宝、抖音争夺罗永浩,直播电商最终回到传统电商逻辑

李浩曾预估,仅薇娅团队2019年从淘宝直播业务上获得的卖货佣金,就超过了30亿。

这就像巴西的富人区与贫民窟一样。平台内的大多数参与者,都在为直播间两位数的观看量担忧、为毫不稳定销售收入而气馁、为在品牌商面前毫无话语权而感到无奈……

一位商家老板,曾在网上分享过一次淘宝直播经历。

通过阿里V任务,这位老板找了一个小主播,看了一下她的粉丝数和构成,还有过往的数据和商家评价觉得还可以就下单试一下。

这个小主播的直播时段是8:30-12:00,商品介绍安排在11:00之后。两个推介商品,小主播一共花了10多分钟,商家还特意用了几个小号与主播互动。

据老板介绍,他们推介的产品一个月销600多件,一个是促销品,希望以优惠5元的价格让直播观众消费。

但在10分钟介绍中,围观粉丝超过了5000人,进店查阅的只有39人,下单付费的为0。

淘宝、抖音争夺罗永浩,直播电商最终回到传统电商逻辑

谈到淘宝直播的“惨淡生意”,不得不聊一下明星李湘的零出货纪录。

2019年4月22日,李湘在淘宝直播开播带货。从护肤品到保健品,从母婴用品到红酒,李湘的带货商品涉及各种品类。

作为老牌明星,李湘每一场直播观看人数都在60-70万人之间,点赞数也徘徊在200万左右。据淘宝内部消息,这在主播里算是肩部数据了。

2019年4月1日-7月21日的淘宝直播明星直播热度榜显示,李湘排名第一。

但在一次直播卖貂中,李湘却1件也没卖出去,该商品销量从直播开始到结束一直维持在 26 件。

在此前,李湘也曾直播中卖奶粉,销售量仅有77罐。

要知道,外界对李湘直播的报价传闻,是五分钟80万。品牌商如果花80万请李湘直播5分钟,只卖出去77罐奶粉,或是0件貂毛大衣,这样的转化是无法接受的。

活得好的商家,也不见得那么容易。

依托庞大的小商品市场,距离义乌城中心7公里外的北下朱村成了当地知名的“网络批发商”聚集地。在这里,直播用户拿货占比达到20%以上。

但这里的直播,和直播间镁光灯下的推介不一样。

为卖一口不粘锅,李佳琦在直播间敲个鸡蛋,就算是鸡蛋粘锅了,他的销量也是其他商家难以企及的。

但在北下朱村,主播需不停炒着爆米花,演示锅的功能。几分钟完成后,她倒入旁边一个大塑料桶中,然后重复炒一拨。

直播一个小时,主播的妆容都有些化了。

但这并没有过多的缓解线下商家的焦虑。囿于电商直播席卷北下朱村,这里的门店租金涨了好几倍。

数据显示,一间普通的店面年租金从3万涨到了7万,有几间店铺规模的商家每年租金高达40万。

在电商直播行业繁荣背后,依旧是供应链各个环节的压榨与求生。

这里再也不会有薇娅和李佳琦了

《狼图腾》里有这样一个故事:

内蒙古草原上,野生黄羊、狼群、牧民的羊形成了食物链的三角。在狼群将大批黄羊围堵在水域中冰冻后,牧民将幸存的黄羊救出来放了生。

当知青咒骂狼群可恶时,一位老者却谈到,黄羊才是草原的害虫,他们啃食青草挤压牧羊的生存环境。

但为什么又要放掉幸存的黄羊呢?老者要稳定黄羊的数量,来年狼群才能捕食它们,而非自己的牧羊。

所有的生存挤压,都是在保证草原的生态平衡。草原才是大命,其他的所有,都是依靠大命存活的小命。

在电商直播行业,每一个平台就是一片草原。过度宠幸薇娅、李佳琦这样的狼群,平台内的黄羊、牧民甚至其他的所有,都将艰难度日。

对一个平台而言,占比超过80%的中小商家、中小主播能够存活,才是平台稳定持续发展的基础。

但在头部主播的马太效应下,腰部、尾部参与者的流量占比实在太小。况且,直播视频是即时性内容,很难向微信文章、小红书图文一样进行社会化沉淀,实现长尾效应。

也即是说,直播当场没有销售转化,就意味着成本消耗得不到营收支撑,参与者就做了一次不可逆的失败生意。

可以想象一下,在拥有薇娅、李佳琦、雪梨、张大奕等主播的淘宝直播,如果真的以8000万签约罗永浩,平台内入驻的其他商家和小主播,是否还有流量支撑他们存活?

显然不行。

3月12日,淘宝直播负责人赵圆圆离职,宣告着这个广袤的电商直播大草原开启了狼群与黄羊的生存支配。

赵圆圆是淘宝直播快速发展的关键人物。在他任职期间,扶持李佳琦、雪梨等大主播,通过这些超级IP为淘宝直播蓄势赋能。

而在赵圆圆离职之后,阿里官方释放信息表示,淘宝直播下一步的重点是“直播店铺化”,即把直播打造成一个通用工具。

由此看来,商家自播、产业带自播将是官方大力扶持的方向,这跟此前推广主播带货、从而令李佳琦薇娅火出圈的阶段,已经出现了很大差异。

大主播流量过于集中的问题并不是平台乐见的。就像作为“网红电商第一股”的如涵,只有一个张大奕;成立四年的MCN机构Papitube,只有一个Papi酱。

在接受媒体的参访时,李浩就表示,头部主播对供应链的议价能力过于强大,长此以往,残酷的马太效应终会导致整个直播电商生态的头尾失衡。

这也是淘宝直播平台调整流量分发策略的原因。

但这不表明其他平台不会诞生下一个李佳琦、薇娅。

从阿里在商品和商家层面的能力来看,其它公司一时半会无法追上。快手、抖音等电商直播业务,目前可能还处于淘宝直播的赵圆圆时代。

尽管快手里跑出了一个辛巴,这些平台依旧急需多几个超级IP引流。由此看来,罗永浩去抖音发展的前途可能会更大。

电商直播终将回到旧电商时代

淘宝直播的“直播店铺化”,实际上是淘宝开启的新一轮流量分配。

以前微软战略合作总监刘润的话来说,淘宝的本质是一个广告公司。

卖家在淘宝平台上开店,成交的每一笔交易,都不需要给淘宝任何交易费。但如果商家想要成交,可能不得不交一笔广告费。

因为同一个商品的卖家实在太多时,一个普通卖家可能排在几十、上百页,根本就无法被买家找到。

这时,淘宝提供了“直通车服务”。卖家可以通过竞价排名的方式,提升自己的排名,买广告位来展示商品,这样才能拥有流量。

前支付宝首席产品设计师朱宁就表示,传统电商平台(淘宝/天猫)上做生意,成交额1000万的商家,至少要付出15%-20%的流量费用;成交额超过1亿的商家,要付出30%-40%的流量费用。

而早从2014年开始,电商平台日流量超过2亿后,便无法实现真正的用户增长了。

互联网人口红利的消逝,在这些数据上体现得淋漓尽致。

如何再度盘活这些存量?王兴说:“用户数不可能再翻倍了,但是用户能够创造的价值(ARPU)还远不止翻倍的空间”。

为揽获这些翻倍空间,美团一个阵地+另一个阵地,似乎没有止境的扩张。而在电商领域,通过直播方式刺激用户下单,也有异曲同工之妙。

当直播成为淘宝商家、天猫商家的常态时,直播窗口浮现权将又是一个流量生意。

在此之前,商家为图文内容竞价排名;电商直播时代,商家则要为直播内容竞价排名。

可以断定:这个产业最终将绕开表面光鲜的新零售,回归于旧电商时代广告模式的底层逻辑。N

参考资料:

[1]6000万牵手抖音,罗永浩开启直播带货——Tech星球

[2]玄德:淘宝直播是未来新零售的“突击队”——淘榜单

[3]李湘直播卖貂一件卖不出去,薇娅卖千件美容仪,明星带货不如网红?——腾讯网

[4]100元做淘宝直播失败的经历,转化率惨淡无比——搜狐

[5]探访义乌快手直播村:这里的网红赚钱拼体力——钱江晚报

[6]2020年淘宝直播GMV有望达到4000-5000亿,主流电商生态会由此颠覆么?——新消费内参

[7]淘宝直播战略升级 原负责人赵圆圆离职创业——36氪

[8]假如回到2012年,你是否也能创造一个有赞?——刘润

发布者:oinstem,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www.oinstem.com/edu_news/613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