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层面的变动是第一步,真正经济层面的好坏那是第二步

心理层面的变动是第一步,真正经济层面的好坏那是第二步

金融市场的反应中有多少是悲观情绪呢?有多少是实质性影响呢?无论是货币,财政,还是药这些都不是能够解决经济层次问题的特效药,但都是用来救急的,冷静状态去看对经济实际造成的损失和极度恐慌状态去看实际损失,心理层面结果是不一样的。

作者:付鹏 东北证券首席经济学家

美国副总统彭斯:进行4000人羟基氯喹药物测试


科学家是需要看到临床的数据才能严谨的说效果,那需要时间,现在时间就是声明,而政治家需要的是反着的顺序,一旦发现一个方法临战有用,用紧急的手段通过快速的临床三期,用最快的速度去证明 

周末这件事情其实非常的关键,对于目前疫情可能是非常重要的一环节点,我也迅速通过和全球拥有十几家生物化学试剂实验室的丁总立刻进行了交流,以下是所了解的内容的整理:

心理层面的变动是第一步,真正经济层面的好坏那是第二步

羟基氯喹(羟氯喹)第一代药物制剂,免疫调节剂和免疫调节剂让你的这个身上的免疫系统正常化,这东西至少已经有40多年历史了,人类临床上已经使用很久了,没什么副作用和磷酸氯喹,羟基氯喹的副作用更小,并且还可以抑制细胞因子风暴,安全性不存在问题的,这是一个非常成熟的药物,成熟到已经没有人去研发了,而且现在也没有那个专利的问题,小分子本身的专利已经过期了,全世界都可以生产和使用;

这东西用于治疗新冠肺炎,目前临床医生使用已经通过使用和观察已经发现有用了,体外实验可能也都做过了感染病毒的细胞使用可能已经也有很好的效果,目前好用的可能性至少80%,临床一线医生已经看到了疗效,比如目前斯坦福大学的临床治疗:每天服用600mg的硫酸氢氯喹,6天后治愈90%的患者;没有服用药物的患者,自愈率只有4%;同时服用硫酸氢氯喹和阿奇霉素的患者,6天后的治愈率为100%,现在需要大规模临床试验对照去确认这个事情

如果FDA按照正常的流程走一期二期三期临床,像平常走流程至少需要两年时间,平常一些罕见药孤儿药FDA都可以特批绿色通道,现在3月29日,美国FDA开了绿色紧急通道,发布了紧急使用授权(EUA),允许氯喹和羟氯喹用于治疗新冠肺炎这个药不是新分子,不是一个安全性不可控的东西,它可以跳过一期临床二期,直接三期,并且三期临床应用的规模很大(3000人)

羟基氯喹比其他所有的药从在目前的角度上来讲是最有希望的,它本来就是FDA药物,生产流程,质检都是非常成熟的,储备也很大,三期临床应用对照之后,一两个月就会出来结果;

大多数记者提问其实并不专业,你问专家-“羟氯喹是否可以用于治疗新冠肺炎?”,他怎么回答你?专家讲究的是科学严谨,他不能凭经验来说这是治疗药物,没有证实没有做临床试验,没有对照阳性和阴性对照组 从科学严谨的角度上是不能说他是有效的

即便是类似斯坦福大学的临床治疗已经有了很明显的效果,但是依旧不够严谨,样本数量很低,没有比对,这个从科学角度没法证明是药起到的作用,你需要临床试验来证明;

虽然医学专家们比如FDA局长斯蒂芬·哈恩对羟基氯喹治疗新冠肺炎的效果持谨慎态这都是源于对于科学严谨性的遵守,但是临床需要大量的时间去证明,这个证明的过程是无法等待的;

研发疫苗是需要时间,疫苗需要证明它的安全性是需要时间的,他需要逐步的放大临床人数,先给10个人在给100个1000个1万个,逐步的放大人数是很慢的。法匹拉韦和伦地西伟和HIV阻断药克立芝那几个抗病毒的药物也没有经过大量的新冠人群的使用的验证,再加上他的制造难度很大,生产制造很慢,因为都不是很好做的东西,虽然都已经是FDA通过的日常正在生产的药品。但是能不能像羟基氯喹这样便宜且数十吨级别的生产,让全世界的人都用上,这个其实是个问号,而且成本还非常的高;

羟基氯喹不一样,它的使用时间已经很长,曾经使用人数很多,在治疗痢疾层面应用时间也非常长,安全性被验证过,非常稳定,分子结构很简单,一旦生产起来可以几吨甚至是几十吨的生产,我们公司都可以接几十公斤的订单,这东西量产非常的便宜,印度人都可以大规模的使用;

羟基氯喹作为全民预防肯定不合适,应该是有的一些症状,治疗使用安全性没有问题,现在临床实验没有做出来,谁都不敢说一定,所以这个东西要等到临床实验确认下来,有效性非常高,以后新冠肺炎的死亡率就会大幅度降低,那么这个肺炎那就不是很可怕;

心理层面的变动是第一步,真正经济层面的好坏那是第二步

这个事情我觉得川普基本是正确的,科学家是需要看到临床的数据才能严谨的说效果,那需要时间,现在时间就是声明,而政治家需要的是反着的顺序,一旦发现一个方法临战有用,用紧急的手段通过快速的临床三期,用最快的速度去证明,现在羟基氯喹在重症病人身上死马当活马医,没有伤害,有可能有好处,所以关键的时刻美国直接进入羟基氯喹三期临床,美国副总统彭斯宣布将在Henry Ford 医院3000名新冠肺炎患者身上进行羟基氯喹试验,并对其疗效进行跟踪,这一步其实非常的关键;

冷静状态去看实际损失;

极度恐慌状态去看实际损失

心理层面结果是不一样的;


疫情控制住了,但是经济死了,长期的萧条发生了,也是失败的;如何在疫情和恢复正常的轨道中间寻找一个平衡关系,这才是作为各国政府的职责,两手都需要考虑;

金融市场的反应中有多少是悲观情绪呢?,有多少是实质性影响呢?这两者要分开看,金融市场反应的不是说真正的解决疫情与否,它先要反应对于悲观预期的变化,再慢慢衡量经济层面实质性产生的伤害,所以交易者不能用实质性伤害来的评估去应对悲观预期变动阶段的行情;

这就是为什么现在美国出来非常差的经济数据,但是金融市场相对就比较淡定的原因,数据早就已经反映在了前面的超级波动率上了

其实这和中国刚刚经历过的情况是一模一样的,只要看到人数的可控,增速的放缓,一阶二阶逐步的好转迹象,大家的情绪会逐步的平复的;

不仅仅中国如此,欧美也都如此,政府都需要在防疫和经济之间寻求一个平衡关系;无论是货币,财政,还是药这些都不是能够解决经济层次问题的特效药,但都是用来救急的,用来解决担忧用来解决流动性用来解决过度悲观的忧虑,冷静状态去看对经济实际造成的损失和极度恐慌状态去看实际损失,心理层面结果是不一样的;

没有人会认为今年全球经济能够总量还腾飞,大家都知道计提损失只是多和少的问题,没有人交易今年全球经济大繁荣,交易的主线是疫情对于脆弱的经济结构的冲击,中间的节奏则是你对悲观情绪多少增减的把握;

过去的四天里面,数据上已经开始显示欧美开始出现初步控制的迹象,欧美各国新增确诊比已经下降到12%以下,纽约洲的情况也是越来越可控,各种五花八门的新闻都是只报道坏事不报道好事,这和当时武汉恐慌的时候大家朋友圈里面传播的各种新闻本质上都一样,新闻有着非常强大的心理暗示的影响,这一点就是为什么要进行数据分析和处理的原因;

疫情并不是要观察它消失或完全的复工复产,那是长期经济层面,第一层要观察的是它的一阶导和二阶导,这是影响心理预期层面的事情;

心理层面的变动是第一步,真正经济层面的好坏那是第二步

心理层面的变动是第一步,真正经济层面的好坏那是第二步

心理层面的变动是第一步,真正经济层面的好坏那是第二步

心理层面的变动是第一步,真正经济层面的好坏那是第二步

发布者:oinstem,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www.oinstem.com/finance/696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