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治坚:巴菲特又栽在航空股上了么?

作者:伍治坚

来源:伍治坚证据主义

2020年4月3日,多家金融媒体报道,巴菲特管理的伯克希尔·哈撒韦以约3.14亿美元的价格出售了近1300万股达美航空股票,并以约7400万美元的价格出售了约230万股西南航空的股票。

此举引起市场广泛关注。这是因为,巴菲特一贯提倡长期持有的价值投资理念。在不久前的2月份,巴菲特刚刚加仓达美航空。截至2019年年底,伯克希尔·哈撒韦持有的重仓股中,达美航空和西南航空分别位列第九位和第十四位。巴菲特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从加仓到清仓,到底是什么原因?能够给我们什么启示?下面我们就来简单的说一说。

首先,股神巴菲特,并不是第一次栽在航空股上。

1989年,巴菲特购买了一家叫做US Air的航空公司的优先股。该公司是美国航空AA的前身。这笔投资以亏损割肉收场。从此,巴菲特也与航空股结下了“梁子”。

如果我们纵观股神在过去几十年对于航空股的评论,可以清晰的看出他对航空行业的“不屑”和“厌恶”。在这里,我用倒叙的时间顺序,为大家整理一下。

2013年伯克希尔哈撒韦股东年会

过去100年,大量的投资者们把大把钱都扔进航空业,最终都失望离场。对于投资者来说,航空业就是一个致命的陷阱。

2007年伯克希尔哈撒韦股东信

最坏的行业,就是那些增长迅速,需要大笔投资来保持增长,但是却很难赚钱的行业。比如航空业。自从莱特兄弟发明飞机以来,航空公司从来就没有持续的竞争力。一个有远见的资本家,在那时候把莱特兄弟的飞机从空中射下来的话,就是对以后的资本家们做了一件大大的好事。

1996年伯克希尔哈撒韦股东信

美国航空(即USAir)的营收会持续到行业内恶性竞争的影响,然而她的成本结构,却没有与时俱进。如果她的成本结构无法优化的话,即使这家公司的历史业绩再出色,迟早也会发生灾难。

1994年伯克希尔哈撒韦股东信

当廉价航空的飞机可以坐更多旅客时,他们的低价策略逼迫那些大型的航空公司跟着一起降价。到最后经济规律起作用了:在一个不受监管的大宗商品市场里,任何一家公司都不得不降价以求生存。

1991年伯克希尔哈撒韦股东信

非常不幸的,1991年对于航空业来说是灾难性的一年。有三家航空公司宣布破产:Midway, Pan Am和America West。

1990年伯克希尔哈撒韦股东信

自从我们购买(笔者注:USAir股票)以来,由于一些航空公司大打价格战,整个航空业的基本面急剧变差。这里的教训就是:在一个出售大宗商品的市场里,只要有愚蠢的竞争者,那你就很难保持聪明。

1989年伯克希尔哈撒韦股东信

我们没有任何能力去预测航空业未来的营收。

从这些过往言论来看,巴菲特对航空业的弊端看的非常清楚:提供的服务无非就是一个座位,把人从A地送到B地,很难差异化;来自廉价航空的竞争压力非常大;由于不受监管,到最后就是价格大战,一地鸡毛。国际上,很多航空公司都是ZF国有,享受ZF的巨额补贴。同时,航空业的波动非常大,很难预测任何一家航空公司未来的营收,因此也很难做出精确的估值。这些因素加在一起,就像巴菲特自己所说:航空公司的股票,就是投资者的一个大坑,很容易掉进去。

那么问题来了,既然有如此清晰的认识,为什么巴菲特还是如此热衷于购买航空公司股票?在2020年3月份抛售西南和达美航空股票前,他一度持有美国四家最大的航空公司,各8%左右的股份,加起来的市值曾一度超过100亿美元。

为什么?没人知道。

这其实点出了每一个股民都普遍存在的几个问题:

第一、每一个股民,其实都在贪婪和恐惧之间被反复折磨。

当一个股票够便宜时,作为价值投资者,就可能会产生低价买入的冲动。毕竟,这是价值投资者战胜市场的不二法宝。如果没有这份本能般的冲动,那么他就不可能成为一个成功的价值投资者。但在低价时买入,到底是成功抄底,还是试图去握住一把快速下坠的尖刀,则只有事后才能看清楚。

第二、任何一个股票,都是一个复杂的研究对象。

和很多其他行业相比,其实航空业的商业模式并不算特别复杂。但即使这样,哪怕连股神本人都很难对一个航空公司的股票准确估值,更何况其他人?任何一个觉得股票分析很容易,学点小花招就能笑傲股市的股民,大概率是因为他看得少,没有搞明白股市的特点,没有认清战胜市场有多难。

第三、克服自己人性的弱点,提高自己的投资认识和修为,是一个终生学习的过程。

只有不断读书,总结别人的经验和错误,才可能持续提高自己的大局观和投资决策的质量。

希望对大家有所帮助。

发布者:oinstem,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www.oinstem.com/finance/716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