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被苹果看上的年轻人

那些被苹果看上的年轻人

2018 年,苹果在春节期间第一次推出 Shot on iPhone 影片,导演是陈可辛,拍的是一个列车员在春节用靠站的 3 分钟看看儿子的故事,大热且收获无数好评。

2019 年的 Shot on iPhone 春节影片,导演是贾樟柯,讲了一个年轻人过年结束从家乡返回城市,自己妈妈给儿子带了整整一桶家乡鸡蛋的故事,同样故事感人饱含亲情。

往后的 2020 和 2021 两年,苹果春节 Shot on iPhone 影片更加坦诚,抛弃了大量的专业光学外接镜头,开始展示 iPhone 直出视频的能力。对于普通人来说,怎么用 iPhone 拍视频,也有了远超最初两年的参考价值。

每年写关于 Shot on iPhone 新春影片,我其实都会提到这么一点:无论是 Shot on iPhone 还是 Shot on 其他设备,Shot 这个动作才是关键,而比 Shot 这个动作更重要的,是你能有发现故事的眼睛,和敢于手头拍摄工具去勇敢尝试的心。

但后来我发现,这句话虽然正确,但还是太空洞了。专业团队的视频能力不是一般人能比拟的,看苹果每年 Shot on iPhone 新春影片的体验,就像是看 B-Box 或者手工大师拍的视频教程,脑子会了,手不会。

直到前段时间,苹果邀请了来自北京、上海、杭州和武汉的 6 位中国大学生,在 iPhone 摄影师小北和 Derrick 的协助下,创作了三支以 “江城 • 市井” 为主题的短片。我与这些被苹果选中的大学生们聊了聊,获得了一些用 iPhone 拍摄的启发。

简单来说,6 名大学生分为三组,每组两人,其中一人会是摄影系学生,另外一人,其实就我们身边都会很常见的,学各种专业的大学生。三支短片风格不同,但都是用 iPhone 12 Pro Max 拍摄,并且几乎没有用任何专业的影像器材和补光设备。

对于普通人用 iPhone 或者是任何主打视频功能的手机创作,这三支短片都比苹果每年的新春短片,更具参考性和可复制性。

《楚生》这部作品一位 16 岁的年轻汉剧演员蔡杨帆展开,通过记录他的生活、学习、排练、化妆以及表演过 程中的故事,表达了汉剧这一地方传统戏剧的传承状况。

从我的角度来看,这是三支视频中最“素”的一支,似乎没有太多调色,更加贴近 iPhone 的直出颜色。从镜头呈现来看,也没有用固定的脚架,几乎都是手持拍摄。

那些被苹果看上的年轻人

但这支短片打动人的点,在于视频所记录的人本身。

视频最后所拍摄的演员表演,如果用专业的影像设备,整个运镜过程会非常繁琐,需要分很多条进行,但是 iPhone 这样便于手持的设备,就很适合一条拍完。

《得胜桥》记录的是武汉在得胜桥生活工作许多年的摊铺阿姨夏光玲。视频创作者宋词说这是他第一次拍摄纪录片,发现通过镜头去记录人生百态,拍摄时不预设发生的 事、静观其变也是一件很值得尝试的事情。

其实每个人现在记录自己生活瞬间用的最多的,就是手机,掏出来就拍,因为这是最轻便的拍摄设备,虽然 iPhone 12 Pro Max 确实有很多硬性优势,比如ProRAW 格式能够充分保留照片的画面细节,视频可以拍 4K,可以拍杜比视界。

那些被苹果看上的年轻人

但我觉得,其实任何手机,不分好坏,都能记录生活,如果你的相册里已经存了很多自己拍的小视频,时不时会去翻翻,就会懂我的意思。因为你记录的其实并不仅仅是画面,还是当时所处场景的回忆。

在活动现场,我与这部片子的创作者沟通比较多,特意问了下他在拍摄过程中出现的问题,得到的回答与我在 18 年采访 Joker 的摄影指导,也是当年拍周迅那部苹果新春短片的摄影指导 Lawrence Sher 当时说的话惊人相似。

当时 Lawrence Sher 说砍掉素材就像是杀掉自己的孩子一样,但绝对不能手软,确实有很多镜头很棒,但就是不应该被放进来,而自己经验越多,自己就越果断。某种程度上,放手也是一种重要技能。

荣哲在创作《得胜桥》时,同样也是拍摄了大量的镜头,因为拿手机拍摄实在太轻松了,很容易就会拍很多画面。但最后成片还是砍掉了很多。

这点其实对真正想要用 iPhone 拍摄视频【成片】的用户非常关键,要想完成一条完整的短片,不光是之前的计划,中间的拍摄,在最后的剪辑环节,也得舍得剪。

第三条短片《中国姑娘》是我在这三部作品里最喜欢的一条,无论是节奏还是拍摄手法,这条短片的成熟程度,几乎与职业的视频创作者没有太多差异。作者许彦浩就读于上海大学上海电影学院的摄影系,能够非常娴熟的在影片中,发挥 iPhone 这种手持小设备的优势,拍摄出大量独特的视角。

那些被苹果看上的年轻人

这三组拿 iPhone 拍摄短片的大学生,无一例外都提到了苹果生态对于整个创作工程的优势。用 iPhone 拍摄,用 Airdrop 上传到 MacBook 上,然后用 final cut pro 进行剪辑,这样的工作流确实是其他家的硬件很难实现的。当然,没有苹果设备,也不是自己不去拍自己想拍的故事的理由,只不过确实在苹果生态上,硬件和软件之间的生态协同,尽可能的降低了输出创意的硬性障碍。

当然,无论是 Shot on iPhone 还是 Shot on 其他设备,Shot 这个动作才是关键,而比 Shot 这个动作更重要的,是你能有发现故事的眼睛,和敢于手头拍摄工具去勇敢尝试的心。

你可能已经工作,确实没有在校大学生那么多的闲散时间,或者是手头手机也并不是能记录最好素质视频的型号。但比起自己回忆生活中的一些关键瞬间,拍大腿后悔自己除了脑海,没有任何其他介质的永恒记录,抓紧拍下让自己印象深刻的瞬间,格外重要。

下载虎嗅APP,第一时间获取深度独到的商业科技资讯,连接更多创新人群与线下活动

发布者:虎嗅网,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www.oinstem.com/internet_hotspot/1798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