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么热爱密室逃脱的,大概也就中国人了

这么热爱密室逃脱的,大概也就中国人了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新周刊”(ID:new-weekly),作者展信佳,36氪经授权发布。

这么热爱密室逃脱的,大概也就中国人了

去过一次密室逃脱,再也不敢说自己脑子好,胆子大。/《密室大逃脱》

中国一共有多少家密室逃脱门店?据行业内人士估计,可能有上万家。

近十年来,中国的密室逃脱产业经历了爆炸式的增长,并成为沉闷的都市青年继桌游、手游之后又一追捧的新型娱乐方式,但在享受惊险体验的同时,我们也要警惕它背后可能隐藏的危险。

有人说,如果你想看清一个人的真面目,只需要和TA去玩一次密室逃脱,因为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之中,人性的一切弱点都将显露无遗。

自以为情比金坚的旷世情侣,踏进密室逃脱之后,也许会立马成为随时准备好把你推出去“送死”的陌生人。

平时看起来人高马大的男朋友,撞见密室中的恐怖NPC也会吓出一身冷汗;而平时貌似娇小柔弱的女朋友,在死也打不开的门前也会变身“暴力拆迁队”——为了寻找线索,拆掉屋内一切。

友谊这种东西,在那个封闭的小小空间里就更是不堪一击;而两个积怨再深的仇人,在一起经历过密室中的惊声尖叫和相拥而泣之后,也能一笑泯恩仇。

人类为了逃离密室到底都做过什么疯狂行径,可能连我们自己都记不清了。

或许只有到千百万年后,人类彻底灭绝,残存的人工智能或者从外太空而来的ET在捡到人类遗留下来的密室逃脱监控录像时,这些迷惑行为才能被完美地分析。

这么热爱密室逃脱的,大概也就中国人了

在密室逃脱的我,不是真正的我。/《密室大逃脱》

真的勇士,敢于玩密室逃脱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密室逃脱已经慢慢成为新新人类解压和职场人公司团建的热门选择。

毕竟密室逃脱不用消耗过多体力,也不用被迫和同事social,我们唯一需要面对的只有眼前的黑暗和谜题。

一定数量的玩家被限定在对精神健康存在威胁的封闭场所之中,找寻种种线索,参悟层层谜题,最终逃离黑暗之中。

密室逃脱不仅考验你的勇气,它是一场全方位、无差别的素质考试。

为了在密室逃脱中闯关成功,有时候你还必须掌握元素周期表、二进制、排列组合、古音律、星座图和二十四节气表等知识。

一般这种级别的“学业水平考试”,一定会披上一件十分高大上的道德外衣。

在被要求有福尔摩斯的智慧和柯南一般的敏捷之后,你被分配的角色却是拯救无辜落难少女的骑士、被迫卷入豪门争斗的小白……

而在这场赌上了勇气和智慧的迷局之中,携带一名什么属性的队友就显得极其重要。神队友能助你“出狱”,猪队友只会帮你“打幡儿”。

傻人有傻福的段誉和在背后指点江山、挥斥方遒的王语嫣,你和队友只能选择各当一个,否则两人进去之后,一有风吹草动,就抱头鼠窜、高呼救命,实在不算体面。

机智的玩家总能轻易地捕捉到藏匿在密室中的一切蛛丝马迹,而遇到过度解读的队友,那真的是恨不得把脑袋都钻到土里。

这么热爱密室逃脱的,大概也就中国人了

被千奇百怪的机关砸个灰头土脸也是常有的事。/《大逃脱》

上个星期,我和朋友詹明去玩了一家据说是城里最难的密室逃脱,开始之前,我俩互相立下誓言,无论遇到什么困难,都绝不求助工作人员。

可惜大话说得太早,两人都没有找到嘚瑟的机会,在屋子里来来回回地走了好几圈,一点线索都没有找到。

最后詹明急了,开始垫着沙发凳子去扒拉头顶上的天花板。

当广播响起工作人员那声沉稳响亮的“×××玩家,请不要撬我们的天花板哈,顶上没有任何线索”,我真是恨不得拿他的脑袋撞击紧锁的大门,这样或许还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黑暗能掩盖住我们的身形,却止不住我们不禁颤抖的身躯和仿佛灌了铅水的脑袋。

但从另一方面来看,若是同行的伙伴全都受不了惊吓又智商负分,那就谁也别笑话谁,大家顶多是在游戏结束之后进入一段短暂的贤者模式,把刚刚发生的一切都埋藏心底,永不提起。

这么热爱密室逃脱的,大概也就中国人了

和朋友玩过密室逃生,人设很难不崩。/《密室逃生》

“逃离房间热”

年纪稍大一些的“网瘾少年”,一定还隐约记得这样的台词:“这是什么地方?有人吗?请放我出去!我一定是被什么人关起来了?怎么办?”

这句中二的台词,一般是网络版“密室逃脱”游戏百年不变的开场白。

当听到这句话时,也就意味着你已经身处于一个线上密室逃脱的基本场景之中——四面都是墙壁,房门是锁上的,你必须通过鼠标点击房屋内的一切陈设物,寻找线索,最终找到钥匙打开大门,逃离房间。

2004年,即将进入不惑之年的日本业余导演高木敏光在误打误撞之下发明了一款名叫《CrimsonRoom》(深红色房间)的Flash小游戏。

这么热爱密室逃脱的,大概也就中国人了

《CrimsonRoom》一直在更新换代,不过越来越没有新意。

因为它简洁的画风、丰富的情节和线索设置,这款游戏在上线之初就受到了众多网友的欢迎,在近一年半的时间里创造了5000万次的试玩纪录,但据称,其中只有不到4000人最终逃出了密室。

高木敏光本人凭借这款游戏在当年猛赚5亿日元(三千多万元人民币),而这款游戏也开启了全世界密室逃脱类游戏的纪元。

2006年,美国硅谷一群闲得无聊的网络游戏设计师,不满足于电脑程序上的密室逃脱,根据阿加莎·克里斯蒂的小说灵感,创造了一款名叫“origin”的线下游戏,由此诞生了世界上第一个真人密室逃脱游戏。

这么热爱密室逃脱的,大概也就中国人了

《记忆重构》是一款悬疑类真人密室逃脱电影游戏。

就像多年的QQ农场“偷菜贼”终于有了属于自己的第一座农场,密室逃脱一传入中国,这种惊险刺激又完全封闭的体验式游戏就立刻赢得了年轻人的欢心。

据百度指数,从2012年开始,国内“密室逃脱”的搜索指数明显上升,并在2015年达到了顶峰。

2015年,CCTV节目导演满毅从央视辞
职出走,不像其他人一样另谋新主,转型发展,满毅创办了TFS超级密室,在国内首次提出换装和NPC真人演员的玩法,密室逃脱由此进入主题设置和角色扮演的时代。

现如今,密室逃脱已经成为中国最热门的娱乐形式之一,仅在上海就有350多个。据业内人士估计,目前全中国可能有上万个密室逃脱门店。

这么热爱密室逃脱的,大概也就中国人了

2017年全国密室数量最多的前10个城市。/EGA密室逃脱产业联盟

当代年轻人身处于一个以互联网为中心向外四散的“宅文化”时代,KTV、酒吧、网游已经渐渐满足不了我们,年轻一代迫切需要更刺激的玩法。

而密室逃脱不同于鬼屋,它不追求对于玩家完全的心理折磨和感官剥夺。

尽管身处于黑暗的封闭空间,它还是让你感觉你是这个游戏的主宰者,游戏的角色由你自己扮演,节奏由你自己把控,甚至逃脱失败了,你也可以辩解称是还没完全发力的缘故。

更吊诡的是,虽然黑暗、幽闭的空间给我们的心理造成了恐惧,但我们却能在这种聚精会神的解密中释放压力、缓解疲劳,甚至油然生起一种消磨时光的心安理得。

这么热爱密室逃脱的,大概也就中国人了

密室逃脱的火热显示出人们对于体验式经济的新需求。/《记忆重构》

密室逃脱可以让我们在角色扮演中体验不同的人生,即便当我们结束游戏之后会猛然想起这种情节和人设极其虚假粗糙,却并不妨碍我们在逃脱过程中完全沉浸其中。

逃离密室只是表象,短暂地躲避现实生活才是关键性意义。当我们被朝九晚五的重复性工作和不胜其烦的家庭生活裹挟时,小众的密室逃脱成为了除了游乐园、主题公园之外的绝佳成人游戏去处。

密室的危机

中国是全世界密室逃脱产业最发达的国家之一,中国经典的古典戏剧和传说故事培育了独属于我们自己的密室逃脱文化。

在特定的情节下,我们一会儿化身成为梁山伯与祝英台这对痴男怨女,一会儿变成挥舞独孤九剑的洒脱男儿令狐冲,又或是成为龙门客栈里风情万种的老板娘……

沉浸式的游戏方式激起了我们的胜负欲和好奇心,身临其境的角色扮演让我们可以在逃脱成功之后获得更多的喜悦。

而随着这几年《阴阳师》、《旅行青蛙》、《王者荣耀》等各种类型手游的大火,中国“泛游戏”时代已经到来,沉浸式的游戏体验必将在日后获得更大的发展。

然而风口上的密室逃脱产业,所面临的挑战与几年前相比别无二致。

复制容易创新难,打造一个好玩且有创意的密室逃脱需要花费大量心思,而目前市面上几乎所有的密室逃脱都是以侦探小说和影视剧为原型改编,很少有独特的主题和世界观。

市面上充斥的“盗版”更是打击着设计师的信心,也激不起消费者多次消费的热情。

梦径超级密室创始人于鲲曾估计:“每年北京大概有200家新密室开张,200家旧密室倒闭。”

在密室逃脱的战场上,没有竞争,只有淘汰,而当市面上充斥着越来越多的同质化主题场馆时,那消费者只会另结新欢。

与此同时,现有的很多密室过度追求营造猎奇、恐怖的场景和氛围,也在无形之中为玩家埋下了安全隐患。

2017年12月2日,北京的胡女士在玩密室逃脱时,因作为游戏设备的梯子故障,直接脱离墙体,导致胡女士从梯子上摔落,后经诊断为左手腕粉碎性骨折。

2019年1月4日,波兰科沙林县一家“密室逃脱”营业场所发生火灾,导致5名年仅15岁的少女死亡,1名男子重伤。据报道称,事发当时他们正在为其中一人庆祝生日。

时间更近的今年6月份,武汉的小曾在参加密室逃脱游戏时发生踩踏事故,导致左腿4处骨折,花费近10万元医治。

武汉大学法学院教授秦前红表示,密室逃脱目前在监管方面尚处于空白,一旦发生事故,责任很难轻易厘清。

作为一项民众休闲的娱乐项目,密室逃脱却屡屡“弄假成真”,这不仅是密室设计者和经营者急功近利所致,更与相关部门的监管不力有关。

作为一个小众的游戏产业,密室逃脱在发展过程中必然会面临很多问题,但只有当官方、市场和受众都重视起来,我们的游戏产业才能走出低端、颓废的阴霾,迎来下一个曙光。

参考资料

China’sescaperoomsaretakinggenretonextlevelwithimmersivetheatreandroleplay.RachelCheung.2019-09-26

《密室逃脱的前世今生》Thefirewheel

《爱情消散在密室逃脱间》行尸走肥肉.2019-09-03

《“密室逃脱”的线上线下生意经》镜像娱乐.2019-04-21

《密室逃脱:都市白领族群的虐心体验》李松林

《周瀚源:真人版密室逃脱致富》陈觉

《“密室逃脱”过气了,体验式娱乐开始流行飙戏》钛媒体.2019-07-25

《周冬雨、王思聪都来打卡的密室逃脱,除了越来越贵,还有哪些变化?》.经济观察网.2019-06-27

《玩“密室逃脱”时摔骨折,女子索赔22万余元》新京报.2019-03-04

《好痛!玩“密室逃脱”左腿被踩4处骨折》武汉晚报.2019-06-24

发布者:oinstem,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www.oinstem.com/keji/681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