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康、大华、宇视、商汤、华为集体缺席!今年的安博会,有些冷

海康、大华、宇视、商汤、华为集体缺席!今年的安博会,有些冷

这个冬天,于安防行业,稍显冷峻。

一年一度的安博会蓄势待发,海大宇华撤展的消息却不胫而走,搅动人们的无限遐想。

AI掘金志从多方了解到,深圳安博会开幕在即,安防第一梯队的海康、大华、宇视已确定撤展,华为、商汤也宣布“离会”。

受头部公司影响,一些处于二三梯队的公司,例如高新兴、紫光华智、天地伟业等也陆续撤退。

另一方面,一位接近北京安博会(明年举办)的知情人士告诉AI掘金志:“以往这个时候,北京安博会的展位预定已经结束,不少公司还拿不到参展门票。但今年参展商报名情况并不乐观,与预期‘相差很大’。

安博会,曾是这个行业最热门的展会之一。

4年前,参加安博会的人络绎不绝,远远超出展会申报人数,主办方甚至因未如实申报活动人数而被罚款,并拆除了一大片违规展区。

4年后,明星公司集体退展,安博会也一拖再拖,直到年底。

“4”的不详,像一片阴云,笼罩在这个行业之上。

“关于头部厂商集体撤展,疫情影响或是表象。”

一位从业者告诉AI掘金志:疫情给了主办方和厂商们一个台阶,疫情加速了这个行业质变的速度,疫情背后或是安防行业新的变数已至。

从人潮人海到头部企业“大撤退”,4年间,这个行业究竟发生了什么?

告别

生命周期理论将行业划分为四个阶段:幼稚期、成长期、成熟期、衰退期。

如果把这个理论应用于安防行业,可以大致进行划分安防的成长阶段。

2008年之前处于幼稚期,特点是安防刚刚起步,行业处于“摸石头过河”的阶段,市场本身较为狭窄,企业们基本上处于同一起跑线,没有形成绝对优势。

2008年到2017年之间,安防迎来了黄金期。

一方面,大华海康高新兴等安防企业成功上市,通过资本市场获得更多资金来拓展业务,其业务翻倍增长;另一方面,受益于国家平安城市项目稳步推进,集成商、技术商等相互比拼,跑马圈地。

与此同时,最早的一批AI企业,如四小龙等相继成立,安防市场再添玩家。

2017-2019年,安防进入成熟期。

这个阶段的特点是:市场格局大体定调,以海大宇为首的第一梯队遥遥领先,占据了大部分市场;行业本身也从此前的项目驱动变为技术驱动。

在这个阶段,雪亮工程继续铺开,但市场虹吸效应严重,头部企业与中尾部企业之间的差距持续拉大。

另外,人工智能像一把熊熊烈火,在烧死一批集成商的同时,也带来了新的机遇。

2019年是至关重要的一年,发生了两件事:

  • 海康大华被美国列入经济制裁实体名单。

  • 年底发生新冠疫情。

第一件事对原有的安防体系形成巨大冲击:市场才知道头部企业的技术实力已经到了能被美国制裁的地步,这种技术壁垒形成的巨大鸿沟,颠覆了传统安防企业的固有认知。

从那时起,安防行业谈技术的开始多了。

第二件事对行业的影响更甚,让原本就已经一边倒的市场,分化再次加剧。

疫情导致生产生活受到极大影响,政府也在压缩预算,尽量倾向给民生,活下来的集成商们继续过苦日子。为数不多的项目(市场),大部分被头部企业覆盖。

按照生命周期理论,安防行业在步入成熟期之后,就会进入衰退期。

但,安防真的进入衰退期了吗?

以史为鉴,可以知兴替。

站在2021年底,回过头来看安防的发展史,或许能发现一些端倪。

2019年的安博会,其主题变成了“大安防、大数据、大产业”,虽保留了安防的标签,但显然已经不再占据C位,头部企业们都忙着宣传自身的AI技术,绝口不提安防二字。

这两年来,不论是海大宇,还是AI公司,都在“去安防化”。

一位从业者告诉AI掘金志,“安防真的太窄了”。

人们提起安防,就想起摄像头,就想起监控,除此之外,别无其他。

但事实并非如此,翻开海康大华的年报,摄像头固然是老本行,但其营收增长点却在于视频能力。

行业在变、市场在变、技术在变,企业如不跟着变,就只能被淘汰。

显然,安防这座“小庙”已经容不下成长起来的“大佛”,后者一方面竭力摆脱安防的标签,一方面想要掘金除安防以外更广大的市场。

于是,海大宇华等企业集体缺席安博会就顺理成章了,而疫情,也许成了最体面的告别方式。

新王

安防,在经历十年的繁荣之后,终究走到了拐点。

但,拐点并不意味着行业就此走向没落,反而孕育着“破而后立”的新希望。

希望在哪儿?

产业数字化。

前面提到,2020年经济不景气时,当多数企业处于吃老本或者过苦日子的时候,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海康逆势营收增长10.01%,大华也维持了1.2%的正向增长。

翻财报可以发现:2020年,海康威视 PBG、EBG 和 SMBG 收入分别占总营收的 39.6%、36.9%和 23.5%,增速分别为 4.6%、 20.6%和 3.5%。

EBG 高速增长,背后的原因是,疫情带来企业的数字化转型。

而在2021年上半年,生产生活逐渐恢复正常以后,海康的三大事业群增速分别是:29.31%,22.07%,105.80%。

如果把EBG和SMBG统一看作为大B,加上原来的大G,那么可以看出,海康的营收增长点主要来源于政府+企业的数字化转型。

正如希捷全球副总裁孙丹所言,疫情给许多行业按下暂停键,但产业数字化转型正在加快。

产业数字化的核心要素是数据,即用各种技术发掘数据价值,赋能原有产业。

在这些技术中,AI与数据关系最为密切。

所以产业数字化,对于技术供应商而言,也可称之为AIoT。

AI公司将IoT视为技术落地场景,海康大华等视频公司则理解为智慧物联。

说法各异,但对于市场的判断却高度一致:AI、数据、产业的相互融合,必将催生出一个万亿级蓝海市场。

这个市场既包括了以智慧城市为核心的大G,又涵盖了以企业数字化转型为核心的大B。

对于海大宇等这些处于一二纵队的企业而言,安防已经很难支撑起新的增长,需要找到新业态,开拓新业务。

因而不难理解,海大宇这两年的策略:保住大G,掘金大B。

同样,对于AI公司而言,AI本身没有价值,数据也没有,只有当AI+数据,落地到具体场景,或者说产业时,才能产生价值。

过去几年,AI在安防的落地,让AI公司尝到了甜头,商汤、旷视等企业一跃成为安博会上的新贵。

可以想见,在城市AIoT这个市场里,新旧势力之间的短兵相接已无法避免。

一场以技术为核心,围绕产业、市场而展开的竞争,才刚刚掀开帷幕。

那集成商们怎么办?

现在入局AI已经为时已晚,其现金流也不足以支撑其转型,因而更多的可能是被边缘。

或出局、被收购、吃残羹冷炙,当然不一定会死掉。

但整个市场仍逃不过28原则,即20%的企业占据了80%以上的市场和利润。

因为城市AIoT,不需要弱者,一切凭技术实力说话。

技术

历史上有数次轰轰烈烈的工业革命,推动着人类文明向着更高水平迈进。

而工业革命的基础,首先是技术革命。

犹如瓦特改良蒸汽机,掀起技术浪潮,使得机器化大生产成为现实。

如今,相同的历史正在重复。

人工智能、物联网、5G通信、大数据、云计算等新技术层出不穷,传统产业已经遇到增长瓶颈,不论是技术还是市场,都亟需一场深刻变革,来释放新的发展空间。

也就是产业数字化。

产业数字化的本质规律,是技术对产业的颠覆。

这种颠覆性表现在两方面:生产力大幅增长,生产关系随之发生变化。

对于企业而言,数字化转型是必然趋势。

因为技术是不可逆的,不拥抱技术,就只能被淘汰。

许多曾经极度辉煌的企业,因没有跟上技术变革,被扫入历史垃圾堆。

也有很多企业,拥抱新技术,从无名小卒变成世界巨头。

这些企业在数字化转型期间,必然带来对技术服务的增量需求。

对于技术供应商而言,这就是新的机遇。

机遇面前,人人平等。

强者顺势而为,更强者顺势借力,扶摇而上。

海康大华能够逆势增长的原因或许并不高深:

  • 看到数字化机遇;

  • 主动拥抱数字化。

说起来比较容易,但每个字背后都是真金白银的投入。

翻开财报,从他们的研发投入、组织架构、战略布局都可以看出,对技术的重视,对技术改变产业的执着。

所以他们成功了,突破了传统安防的界限,迎来新的生命周期。

如今的海大宇,更像是一家成熟的AI公司。

而AI公司的目标,是赋能百业。

安防这个池子,增量很小,已然无法留住他们。

结语

安博会,这个曾经支撑起一个行业的会议,给玩家们提供了最重要的交流平台。

在这个平台上,企业们你来我往,或合作、或竞争,共同主演了我国安防的黄金十年。

但在技术和市场双双变化之下,如果仍然拘泥于安防这个小池子,显然无法吸引头部企业想要远征星辰大海的雄心。

对于安博会这个平台而言,或许也需要一次“技术”变革,来打破僵局,走向新的生命周期。

否则,如果真正进入衰退期,市场上可能会出现另一个安博会。

因为一段故事的结束,往往意味着另一段故事的开始。雷峰网(公众号:雷峰网)雷峰网

雷峰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禁止转载。详情见转载须知

主题测试文章,只做测试使用。发布者:oinstem,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s://www.oinstem.com/?p=2877